站点首页  本馆概况  规章制度  档案利用  学生服务  联系我们 
档案管
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 站点首页>>图片报道>>正文
《陕西日报》一曲心歌动古城,十大魅力先生丁祖诒[05.04.20]
2016-06-30 09:43   审核人:

 

一曲心歌动古城

 

——记西安十大魅力先生丁祖诒和他的业绩

 

大风

 

 

                                                                                                                                                                                                                                                                                                                                                                                                                                                                                                                                               

 

一段坦坦荡荡的对白

 

丁祖诒,一个多么让人熟悉,又多么令人难忘的大名!

 

他不是舞台、荧屏、绿茵场上动人心魄的歌星、影星、球星,

 

他不是政坛、文坛、高科战线叱咤风云的政要、巨将、精英。

 

他,一个在民办教育处女地上默默耕耘无私奉献20载的普通园丁,

 

却至少得到了西译8万学子和16万家长的拥戴和尊敬!

 

有人说,他不惑之年抛弃公办大学金饭碗,毅然下海成了苦行僧的待业中年,

 

他却说,他甘愿弓起脊梁,给落榜的有志青年营造添把柴的“第二希望工程”。

 

有人说,他为国家和学校积累了几个亿的金山银海,干嘛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清贫?

 

他却说,他不图升官,不图金钱,图的是中国的民办高教事业,图的是做一个大写的人。

 

有人说,他传统到要搞全封闭准军事化严格管理不让学生谈恋爱,

 

他却说,他肩负着家长的嘱托,只能无奈地做个严师式的父亲。

 

有人说,他心灵火花的绽放,活像个不喑世故的愣头青,

 

他却说,他为了中国初出襁褓的民办教育,甘愿冒布鲁诺的火刑。

 

有人说,他狂妄地宣称要创东方哈佛,

 

他却说,他要做华夏儿女顶天立地的男人.

 

有人说,他风雨兼程坎坷一生,怎么就学不会随和与圆润?

 

他却说,坦坦荡荡,磊磊落落,逆境中威武不屈,顺境中永不停顿,

 

才能教好学生,才能当好先生!

 

一个令人心动的名称!

  这是一所真正具有规模、“业绩”和“知名度”的民办大学,这是一所享誉华夏的民办大学。41800名全日制住校生使她登上了中国民办大学的巅峰;4万余名毕业生98%的就业率、相对优质的线上生源、良好的校园氛围、独创的复合型双专业教育模式、严格的全封闭管理模式、崇高的添把柴的第二希望工程办学理念、大面积自有校园、校舍及一流的软硬件设施和社会的美誉度,又使她当之无愧地相继摘取了“中国十大著名万人民办高校”、“中国民办高校综合实力20强”、“中国民办大学百强”、“人民满意的中国20所民办大学”、“全国最佳民办大学”和“全国形象最佳大学”之首的桂冠。

   她是一家完完全全依靠学费的自我滚动,完完全全凭借自身的拼搏进取,拥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2200亩校园和56万平方米校舍,成为拥有8亿元资产、年收入2亿元的全国民办大学大腕;这里破天荒地同时与美、英23所知名大学签约联袂;这里三度接受了百名外国驻华使节的专访;这里被众多世界500强企业青睐并高薪聘用大批在校生;这里的院长是中国民办教育界屈指可数的东方之子,受到过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及众多国际政要的称赞。

1996325日,在北京文采阁举办了关于丁祖诒创办西安翻译学院的长篇报告文学《为了中国的哈佛》一书的首发式。这部书被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确定为1996年向全国读者特别推荐的优秀作品之一。李德生等一批革命前辈为其题词。

1996329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召开了西安翻译学院丁祖诒教育管理模式高层理论研讨会。这是钓鱼台国宾馆第一次为中国民办大学的创业者敞开了金色的大门。

1997年元月17日,在中国教育电视台中华之春春节联欢晚会特别节目上,西安翻译学院院长丁祖诒作为特邀嘉宾现场接受了8分钟采访,主持人称他为启动第二希望工程的民间教育家,傅迪生为他配唱了“黄土路上”,抒发了民办教育坎坷路上的悲壮与豪情。

1998年至2004年连续7年,西安翻译学院年年生源爆满,创造了一年招一所“万人大学”的旷世奇迹。

 

2004年,丁祖诒和他的西译一举捧回来自美、英、加的11项金灿灿沉颠颠的国际荣誉。

 


  丁祖诒,一个靠自学成材的50年代落榜生,却为当代有志青年办了一所全国规模最大的民办大学。

 

他由50年代的练习生、工人到助理工程师;由80年代中学教师到大学教授,乃至被众多国家研究机构聘为高级研究员,授予中国民办教育家称号;由黑五类到省政协常委,由牛棚东方之子”……

 
一连串惊人的数字,使这所位于汉唐古都终南山下的民办大学,第一个把中国民办高等教育的科学理念和辉煌业绩耀眼地书写在新世纪的中国大地之上!

 

 

一个动人心弦的名字

 

 

丁祖诒,一个动人心弦的名字。他就是西安翻译学院的创业者和带头人。磨难,对弱者来说是一种灾祸,而对于一个有追求、有理想的人来说则是意志和精神的砥励。

 

48年前的一个夏天,18岁的丁祖诒以高考门门90分(当年满分为100分)的优异成绩被国内顶尖名牌大学青睐,但却因“政审”不合格而落榜。他誓言:今天我没能跨进大学的门槛,总有一天,我要登上大学的讲台。工作后,他用第一个3年自学了4门外语,翻译和出版了数十万字的译文和译著;用第二个3年在一所部办业余大学速成了6年制本科课程,取得了国家承认的本科学历;他曾用第三个3年一头扎进了他高中时代热衷的被称为“数论王冠”的费尔玛大定理,他的初步研究成果受到了华罗庚手书的亲切勉励。然而无情的文化大革命摧毁了他的梦想,接踵而来,他被“光荣”地下放当了8年工人,他理所当然地被扣上了一顶白专道路的“桂冠”而遭到了轮番批斗。3年自然灾害时期,他以16首打油诗揭发和鞭笞贪污腐化的研究所党支部书记而被开除了团籍,他“荣幸”地以黑五类“运动员”的身份和红五类的“走资派”关在同一个牛棚。幸运的是,他乘牛棚懈怠之际,携患难与共的未婚妻做了一次胜利大逃亡;幸运的是,他由于一位市级领导兼舅舅的“过问”,而被破格落实了知识分子的政策,担任了一所高中的外语教师,进而时来运转又一步跨进了大学门槛当上了外语教研室主任。从此他的人生航程由狂热的爱因斯坦崇拜者转向了神圣的教育殿堂。

 

古老的黄河有这样一个传说,成千上万条鲤鱼每年都逆激流而上聚于龙门,但其中只有72条可以跃过龙门而成为神圣的龙。自从70年代末中国的高考制度恢复以后,大学校门对一些有为青年来讲就成了传说中黄河的“龙门”!每年数十万渴望进入大学校门的有志青年成了“落榜生”!  

 

 

关于落榜生,丁祖诒有他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说:“落榜生就像烧了七、八十度的水,如果给他们添上一把柴,让他们在民办大学进行深造,他们同样会成为高等技术人才,他们同样是我们祖国未来的希望,这应该是第二个希望工程。”怀着这样的心情和愿望,年近半百的丁祖诒在自己落榜的30年后,面对一群像他当年一样酷爱学习,向往神圣大学殿堂的落榜生,他开始了人生又一次拼搏,毅然离开了半生梦寐以求的国办大学讲台,以一个殉道者的精神“下海”为与他同命运的落榜生,踏上了创办民办大学的苦难历程。18个春秋,他在15平方米的院长办公室里睡了将近10年。年逾60的他,四季如一日地操劳于他的教学和管理之中,无法统计他几过家门而不入,无法估算他所付出的劳动和应取得的报酬。他掌管着数亿元的资产,但却抽着不足1元钱一包的劣质香烟;他在校园内看到纸屑垃圾时,会亲自捡起来;他节衣缩食,节约到吝啬的程度,但他会花几千万元建校园网和图书馆,花几千万元为学生配置专业实验室,花几亿元建教学大楼和公寓楼和图书馆;他住简易房,但他的学生住在配有暖气、电话、电脑和卫生间的豪华五件套公寓内;他一身孤胆,曾只身与滋扰女学生的一群歹徒搏斗;他忌恶如仇,亲自带队上街游行,高呼“打倒黑中巴,打倒黑网巴”;他桀骜不逊,敢为学生向权力部门和顶头上司请命;他好激动,跑到莫斯科为申奥呐喊,为中国加油;他潇洒浪漫,歌声朗朗、舞姿翩翩,两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和“敢问路在何方”为学生唱了十多年;他文采飞扬,做几个小时的报告从不拿稿子,论文哲理精辟、杂文犀利辛辣、散文韵情并茂、诗词意境高远;他办学严谨,实行准军事化管理,严格得让学生叫苦,但又和蔼得与学生促膝谈心;他从不人云亦云,他摈弃了国办高校单一型专业培养格局,创立了“外语+专业+现代化技能”培养复合实用型涉外人才的丁氏崭新教育体系,丁祖诒开创的这种把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与大学后继续教育融为一体、把专业深造与现代技能合二为一的高等学历教育模式,极大地丰富了高等教育的内涵,他破天荒地开设了5年不拿国家文凭的翻译研修院,一新的人才观向学历文凭挑战,所有这一切,对新形势下的高等教育体系改革,无疑是有着先驱性的指导意义……  

 

 

在他的孜孜不倦地辛勤耕耘下,西安翻译学院终于走出了中国民办教育的辉煌历程。  

 

 

2001713日,丁祖诒作为中国教育界和西部被特邀的惟一代表,飞赴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为申奥助威,与众多名人焦急地等待着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当靠近主席台入口贵宾席上就座的丁祖诒依稀听到英语的“北京”二字,周围人还在那儿发楞的时候,他已一步飞跃上使馆主席台,在异国他乡展开了“欢呼北京申奥成功”的“华夏第一幅”。在与李岚清副总理共饮庆功酒的宴会上,丁祖诒即兴写下了“破云逐日万里行,追梦牵魂炎黄心,纵有异国千般美,怎及华夏申奥情,炸雷一声寰宇惊,五环锁定北京城,金肤座地绿荫殿,黑睛遥巡地球村”的七律。

 

 

坚忍、执着、奋进、拼搏、有远大的理想,又有明确的目标——这就是丁祖诒。  

 

 

一个独到的民办教育理念

 

丁祖诒从来就是“干中想,想中干”的人。在为落榜的有志青年创办的西安翻译学院起步不久,他就开始思考民办高等教育在中国大地上的种种现状和未来的理念。  

 

1999年,在确立公办教育与民办教育共同发展格局的第三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前两个月,中央各主要报刊先后以整版发布了丁祖诒在北京“民办学校国际研讨会”上宣读的“论中国民办大学态势”万言书,不仅受到全国一千多所民办大学的赞扬和欢呼,而且引发了全国教育界、科技界甚至评论界的强烈关注。论文以“教育兴则国运旺”为开篇,论述了“民办高教、成人高教、普通高教”与“西安、北京、江浙”渐成两个“三足鼎立”之势及民办高教硅谷正向西安转移的论断。

 

 

2000年,在盛大的中国科协学术年会上,丁祖诒面对中国的科技精英和各界代表侃侃而谈发展民办高等教育与促进西部大开发的关系,并进而阐述他的关于中国民办高等教育的理念。中国教育电视台“学术报告厅”栏目以50分钟发布了他的学术报告。

 

2001年,在中国西部论坛专题会场上,丁祖诒就西部大开发和“入世”,又发表了“论中国民办教育市场”关于“中国民办高教是世贸组织教育服务贸易前沿阵地”的演讲。谈到中国民办大学的现状时,他指出:民办大学的兴起,为非国家财政的人才资源开发开辟了一条非常规跨越式发展之路。

 

 

对于民办大学立法的基点问题,他也有其独特的观点。他认为迄今为止,大凡涉及民办教育的法律法规基本上属于计划经济模式下对民办教育机构的“管理”法规,片面地强调办学者与求学者矛盾的对立,忽视了办学者与求学者之间的联系和统一。所以民办教育立法基点无疑应从办学者转向以200万民办大学学生的主体,变管理为保护和扶持,民办教育的立法同样应高起点“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与世贸组织接轨。  

 

 

近期,丁祖诒在“三个代表指引民办高教胜利航程”论文中首次提出,“不花国家一分钱的中国民办高教20年为国家节约了生均年培养成本3000亿元,体现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以培育四有人才为宗旨的中国民办高教同样坚持了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中国民办高教同时还从另一途径满足了广大群众对接受高等教育的迫切需求,中国民办高教是‘三个代表’的忠实实践者”的著名论断。为此光明日报社和人民日报社分别于2002年和2004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了“丁祖诒民办高教理念研讨会”和丁诅诒任坛主的“全国民办高教论坛”,全国高教理论界聚集一堂。同时他还对“扩招立论”、“对民办教育的舆论导向”、“税不及民学”、“民办教育学生国民待遇”、“民办大学前景”等问题发表了缜密而科学的观点,形成了中国近年来既全面深刻,又兼具代表性和权威性的关于民办教育的完整理念,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增添了新的一页。  

 

 

从这些激昂人心的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出,丁祖诒关于民办教育的理念就是他的风格、品质和开创精神的具体体现,更是他在从事了多年民办教育实践之后的最为重要的奋斗目标。  

 

 

一个令人振奋的狂想

 

 

泱泱华夏大地,自古就有创办民学的历史。孔子早在2500年前就提出“有教无类”的思想,而中华民族的民办教育事业却是在经历了20个世纪以后的今天才开始步入辉煌。早在1990年的香港《亚太经济》杂志上,就出现了这样一个长篇专题报道:“美国哈佛大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皆为国际上闻名遐迩的私立大学。今天,中国也有一位教育工作者脱颖而出,他在大西北的黄土地上创办起一座民办高等学府。几年来,西安多家显赫一时的社会办学机构因生源缺乏而纷纷关闭,惟独这位教育工作者办的学校,却蒸蒸日上,博得了社会各界的青睐。人们说,这是未来的东方哈佛,未来的中国‘早稻田’。这所学校便是西安翻译学院。这位教育工作者就是被人们誉为‘20世纪新武训’的丁祖诒”。

 

 

1990年,来自美国杜布克大学的教授代表团一行20多人,在参观了西安翻译学院后,当场宣布:今后每年为其提供一个44万美金的全额奖学金名额,学生不需要参加托福考试,可直接进入杜布克大学留学。这是许多国内高校企而未得的待遇。10年以后的2001718日,由20所美国知名社区大学的45位校长、教授组成的国际社区大学代表团在团长马克·文的率领下来到西安翻译学院参观访问。丁祖诒代表全院1300名教工和两万多名学子向来宾们致欢迎辞:“西安翻译学院要通过几代甚至十几代人的努力创未来的东方‘哈佛’,他断言西安翻译学院必将代表中国走向世界!”在参观过程中,参观团成员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声惊叹。一位叫Lisa Barner的女士异常激动地感叹:“西安翻译学院的美丽是我从来没有想到的,雄伟的世纪楼,青青的翠华山,潺潺的太乙河,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你们学院自己培养的老师也很优秀,知识丰富,谈吐不凡,有这么好的老师,教出来的学生也一定很棒!”这位女士最后还幽默地补充了一句:“如果我还年轻,我一定要来这里求学!”

 

200110月,来自11个国家的240多位参加第五届中国国际民间艺术节的艺术家们与西安翻译学院的25000多名学子共同举行了“拥抱太阳,为西译喝彩”的专场联欢。丁祖诒与艺术家和全体学员一起祝愿:让我们用虔诚的心灵,拥抱太阳,为西译喝彩!让我们西译25000双稚嫩的手去托起明天的太阳,去拥抱世界,去拥抱明天!

 

2002610日,以世界500强为主体的41家企业云集西译考察与招聘,一举预聘了210名大三在校生,其中最高年薪4050万元,《中国青年报》612日头版头条报道的这一新闻一石激起千重浪,美国《世界日报》、《亚洲华尔街日报》、香港《明报》、《镜报》、《大公报》、《文汇报》、凤凰卫视等多家海内外媒体纷纷以显要位置转载,满腔热情地赞扬大陆人才观和用人观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2004年,美、智、阿、罗四国驻化华使节再次专访西译,盛赞西译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

 

 

;一片片如潮的赞叹、一声声亲切的勉励,丁祖诒的办学实践和办学理念引来了各个方面一片如潮的赞叹。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在教育部部长陈至立陪同下视察西译时盛赞西译学子英语口语的群体优势和灵活的应变能力,亲切地勉励丁祖诒总结外语教学方法,办好西译。这是对西译创业史的褒扬,是中国民办高教的里程碑。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程思远为丁祖诒先生题词:祖国需要新一代的教育家。丁祖诒无愧新一代教育家的赞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吴阶平为丁祖诒先生题词:为国育才,无私奉献。李德生将军亲切地叫他“祖诒”并书藏名条幅一首“祖传诒训,尊师重道。”世纪老人冰心拉着他的手亲切地勉励他要将“第二希望工程”的希望延伸。又一位世纪老人、国学泰斗、北京大学季羡林教授于2002714日在丁祖诒被北大特邀讲学期间热情约见了他,季老语重心长地说,我约见你并不因为你是校长,而是因为你为两万多名落榜生播种了希望,而是因为你走出了一条高等教育长期以来未能解决的培养复合型通才的新路,而是因为民办教育十分艰辛。

 

北京大学副校长林钧敬在“丁祖诒北大演讲会”上满腔热情地致辞,北大和西译共话高教,公办与民办共创辉煌。海协会会长汪道涵与他促膝交谈三个小时,题词“民本”。丁祖诒真真切切是在无私地奉献着,他白手起家创业的8亿元资产没有一分属于他个人私有,那全是国家的。台湾作家琼瑶在给西译的留言中写到:生命中永远有数不尽的挑战,面对挑战,不论是败是胜,总是在人生的旅程上迈了一大步!《白鹿原》的著名作家陈忠实说:他(丁祖诒)的教育事业和教育成就遐迩闻名,一个教育家的形象跃然于渴求变革、渴求发展、渴求富强的(中国)西部土壤之上。我为他的艰苦历程而感慨,为他锲而不舍终成大业的精神而感佩。与陕西著名作家贾平凹同乡,被称为“商州第二才子”的作家方英文说:近两百年来,无数仁人志士,民族英雄,悲愤于国家之衰微常常通过教育来智慧我民族,强盛我中华。流脉浩浩,至今不绝,丁祖诒先生,便是奋斗在我们面前的,这类人物的一个杰出代表。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著名评论家何西来说:当今中国,丁祖诒是一位当之无愧的民办教育家。他的远见卓识表现在,他不仅是自80年代以来克服千难万阻蓬勃发展起来的民办高等教育的成功的实践家和开道者,而且是一位难得的思想者。西北大学教授费秉勋谈他(丁祖诒)的办学和关于民办教育的研究是一个特定时代的特定教育家对中国教育事业全身心参与和深邃思考的忧患焦灼和高声呐喊。我们看到的是一颗把教育视为神圣大业的拳拳爱国之心。一个真正称得起教育家的人如蔡元培如陶行知,不但对自己国家和民族的教育事业以身相许,而且发挥其生命智慧和执着精神,在教育领域从国情和现实状况出发做出自己的独特创造。以此律之,我们称丁祖诒为当代民办高等教育家是恰如其分的。  

 

 

时任陕西省省长程安东早在1997年专程考察西安翻译学院时就盛赞西译是“社会办学的楷模”。200110月,陕西省省委书记李建国视察西译时深情地指出:西译的外在形象是好的,北京的一些专家、学者、甚至部分党政领导都认为西安翻译学院办得好!200111月,陕西省省委副书记袁纯清视察西译时,开宗明义的第一句话就是“西译久负盛名”,并首次提出“西译精神”的理念。陕西省高教协会和中国教育家协会鉴于他的卓越贡献分别授予他“民办教育家”称号。  

 

 

短短的三、五年时间,中国数百家新闻媒体(包括最现代化的网络媒体)发表了无数篇关于丁祖诒和西安翻译学院的消息报道和研究论文。香港《亚太经济》杂志称西安翻译学院是“黄土地上孕育的新星”,高度赞扬丁祖诒是“20世纪中国的新武训”。香港《工商界报》撰文介绍大陆民办高校发展状况时,将丁祖诒创办的西安翻译学院列为大陆民办高校之首。《侨声时报》称丁祖诒是“创建中国‘哈佛’的人”。《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先后以6个头版头条报道西译。《人民日报》辟出头版大篇幅盛赞西译。中国国情网、国家文化网、国家中西部网在推介了丁祖诒和他的西安翻译学院之后,互联网上掀起了探讨创办未来东方“哈佛”和中国民办教育发展之路的阵阵热潮。人们纷纷通过网络表达自己对丁祖诒和他所献身的“第二希望工程”的赞叹之情。  

 

 

丁祖诒的民办高教事业,无疑已成为为中国培养跨世纪人才的事业,是祖国的千秋伟业。所有到过西安翻译学院的人们无不为他们的事业而惊叹,所有读过他们故事的人们无不为之激动。  

 

 

一曲心歌动古城

 

春来了,秋去了。拥有41800名住校生的西安翻译学院,18年来已经为国家培养和成功地输送了40000多名有用人才,他们被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三资企业争相聘用,在各自的岗位上出色地工作着。1993年“内参”透露,国家权威部门曾在南方三资企业中对大专院校毕业生的工作能力作了专项调查,排名第一的竟是民办西安翻译学院。

 

60多年前从江苏洪泽湖畔走出的少年已经到了“耳顺”之年。但是,丁祖诒没有因“耳顺”而磨去拼搏奋斗的意志。他18年如一日,以自己默默的实践与呕心沥血的奉献精神,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心歌,为民族教育事业倾注了一腔热血。由于丁祖诒和他的“西译”现象,有识之士甚至预言,民办高等教育的硅谷已向西安转移。

 

“如果说,救助穷孩子上学是福及子孙千秋的‘希望工程’,那么,帮助每年近百万的高考落榜生继续深造,为他们架设通往知识彼岸的金桥,便称得上是‘第二希望工程’,它同样是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希望。”丁祖诒掷地有声地话语背后是十余载光阴的执着奋斗和无私奉献。  

 

关山千万重,任重而道远。丁祖诒从如潮的赞叹和显赫的业绩中看见的是未来更加艰苦和崎岖的攀登之路。丁祖诒正在三秦大地上挥洒他的生命和才情,与一代又一代的莘莘学子一起,在中国民办教育史上,抒写着一卷卷灿烂的诗篇。  

 

面对丁祖诒为中国民办教育的贡献,有许多外国友人和中国学者纷纷倡议,要为丁祖诒铸一尊铜像,塑在世界的某一个教育中心,或放置在中国文化、教育、政治高度集中的城市———北京。不管你塑不塑铜像或石像,丁祖诒为中国民办教育所做出的有形和无形的巨大贡献,已在海内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已在许多人心中矗起了一座无私奉献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丰碑!  

 

一曲心歌动古城,我们向您致敬———丁祖诒!  

 

丁祖诒教授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满怀激情地说:“中国的民学既有过辉煌于华夏的历史,就一定会有灿烂于世界的明天!”  

 

 

关闭窗口


最新通知
快速通道
尚无内容。
西安翻译学院信息管理中心 版权所有